张大千的艺术及市场分析

发布用户:shangwei 发布时间:2015-05-07

导读: 张大千(1899-1983),是中国近代绘画史上的“全能大师”。于中国画人物、山水、花鸟、鱼虫、走兽,工笔、无所不能,无一不精。诗文真率豪放,书法劲拔飘逸,外柔内刚,独具风采。

  师古、师自然、师心

  张大千的艺术生涯和绘画风格,大致可以分为“师古”、“师自然”、“师心”三个阶段:40岁之前他以古人为师。自古以来,一个画家能否承前启后、功成名就,很大程度上得力于他传统功底是否深厚。张大千的传统功力,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曾用大量的时间和心血临摹古人名作,从清代石涛起笔,到八大、陈洪绶、徐渭等,进而广涉明清诸家,再到宋元,最后上溯到隋唐。特别是他临仿石涛和八大的作品更是惟妙惟肖,几近乱真。

  40岁至60岁之间他以自然为师,遍游名山大川,1925年到1937年他更是三游黄山,无论是辽阔的中原、秀丽的江南,还是荒莽的塞外,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张大千曾说:“古人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什么意思呢?因为见闻广博,要从实际观察得来,不只单靠书本,两者要相辅而行的。名山大川,熟于胸中,胸中有了丘壑,下笔自然有所依据,要经历的多才有所获。山川如此,其他花卉、人物、禽兽都是一样的。”之后他又向石窟艺术和民间艺术学习,尤其是1940至1942年他面壁敦煌三年,临摹了历代壁画,再次获得了传统艺术的滋养,为其创作之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60岁后张大千以心为师。他在继承唐代王洽的泼墨画法的基础之上,受西方现代绘画抽象表现主义的启发,独创泼彩画法。他的泼彩画,把色与墨相融相间,将半抽象与写意的具象画法融为一体,创造出一种半抽象墨彩交辉的意境。

  大千山水画的风格及市场

  张大千的山水画创作可分为三个时期,早期以学石涛为主,兼及梅清、石溪、程邃、朱耷等,用笔细劲、豪放,不拘一格。38岁前后,他除了师法古人,尤其是唐、宋人的法度之外,又以造化为师,以“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石涛精神,先后游历了黄山、华山和峨眉山,从千变万化的自然景物中汲取营养,逐渐形成了利落、灵秀、峻峭、爽利的山水画风格。石涛的山水画古朴凝重,而大千的山水画运笔劲健、灵秀,有现代画的风格。其山水画中的人物笔简神足,面相圆润,衣纹线条严谨流畅。

  早期张大千学习传统,以摹古入手。他临摹水平极高,进而到作伪,特别是他临摹石涛和八大作品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很多大收藏家、鉴赏家都难以辨认,在当时被传为笑谈。目前,世界上许多博物馆都藏有他的伪作,如华盛顿佛利尔美术馆收藏有他的《来人吴中三隐》;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有他的《石涛山水》和《梅清山水》;伦敦大英博物馆收藏有他的《巨然茂林叠嶂图》等。这正是张大千传统绘画深厚功力的体现。

  从1940年赴敦煌之后到1957年是大千山水画创作的中期,也是其山水画创作的成熟期。由于他深受敦煌壁画的影响,进而画风为之一变,逐渐出现较多的自家面目,除在皴法、设色上仍然有石涛的影子外,他在创作手法上丰富多彩,用笔圆润、简洁、设色明快、清丽,变王蒙的厚密蓬勃之风为灵动疏朗之格。一改明清一味摹古、脱离生活的文人画之弊病,开始创作了大量写生记游作品,别有情趣,这时期其创作的青绿或金碧山水作品也有所增多。

  1957年张大千58岁时由于突患眼疾,画风趋向写意。63岁以后,张大千的山水画创作逐渐进入晚期。此时的他正在探索山水画的革新问题,开创了泼墨、泼彩的新画风,这个阶段是张大千继其集传统大成之后走向个人创新巅峰的阶段。纵观这个阶段张大千的山水画,其构图新颖,大气磅礴,不拘一格。无论全景式、局部式,或一水两山式的自然分疆法他都采用。在墨色的运用上,以设色居多,往往多是工笔重彩,大红大绿,泥金铺底,灿烂夺目,与一般文人画崇尚淡雅明显不同。

  从市场层面看,张大千各个阶段的山水画一直深受藏家的喜欢,尤其是其中期和后期作品价格目前更是涨幅居前。其实早在20世纪80年代香港拍卖市场中,张大千的山水画精品就屡创高价。1987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的《泼墨桃源图》以170万港币成交,创出当时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1989年他的《松壑飞泉图》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中以287万港元成交;1991年他的《灵岩山色》在佳士得拍卖中以429万港元成交;1992年他的《青城山》四屏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中以748万港元成交;1994年他的《幽谷图》在苏富比拍卖中以816万港元成交,这件作品被台湾著名收藏家林百里收藏,是其“广雅轩”的镇馆之宝。

  进入到新千年以来,拍卖市场上高价作品多为他的山水画作品。根据目前雅昌艺术网的数据,张大千目前成交价格超过一千万的作品有59件,其中山水画就占了38件,并且其不同阶段的山水画都有高价创出。由于张大千的晚期作品基本都流藏在国外,因此2005年前的国内拍卖市场上出现较多的是张大千早期以及他40年代到60年代初期的作品。目前这类作品精品价格也从百万级别增长到千万元的层级。例如香港佳士得2010年秋季拍卖会上拍的张大千1949年创作的《仿王蒙青卞隐居图》成交额就达到2753.72万元。北京保利2010年秋拍征集的张大千1941年创作的《山水》四屏是张大千早期的佳作,该件作品从笔法、图中松树画法、写形点苔均遵守石涛之法,但有其强烈的个人风格的再创造作品最终成交价高达2576万元。

  张大千中期的工笔青绿山水作品风格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这时期的作品大多属于张大千寓居海外之前留在大陆的作品,这些作品在国内收藏较多,因此国内的收藏者见的最多的,国内学术界研究较多的也是张大千这个时期的作品,内地藏家相对比较喜欢这个时期的张大千作品。在刚刚结束的香港苏富比2011年春季拍卖会上,张大千1953年创作的《蜀山春晓》就以5430.9万元的高价成交。张大千1948年创作的《峨眉接引殿》最早曾在1948年春张大千在上海成都路的中国画苑举行的画展展出过,在那次画展上展出的大部分是张大千的工笔重彩作品,作品融入了张大千游历峨眉山时的生活体验,以自然实景之山水为描绘对象,同时也注重物理、物象的写实性传达,包括山石林木的质感、自然生态以及空间透视等表现。后来这件作品被北京文物商店收藏,1995年曾在北京瀚海上拍,2010年6月在北京保利春拍以5488万元成交。

  张大千晚期作品以前主要流传在海外,其晚期作品也代表了张大千作品最高的艺术成就。张大千泼彩作品价格在90年代一度攀升,但随后受东南亚经济危机的影响,价格上扬的步伐被抑制。2005年以后这类作品才从海外陆续流回国内市场。毫无疑问,突破亿元的《爱痕湖》是此类张大千作品的典型作品。这件作品是张大千的巨幅绢本泼彩作品。抽象的墨与彩“泼”出的山,如海浪般汹涌于画面;清晰、谨饬的房舍,则静处于“波涛”间。构思的宏阔,与细节的清晰,有机地融为一体,堪称张大千化用西方抽象派艺术与中国传统文人艺术的水乳交融之作,并且来源于研究中国美术史专家方闻,创出突破亿元价格实至名归。此外2009年在北京匡时上拍的《瑞士雪山图》、2010年在香港苏富比上拍的《阔浦遥山》都是此类佳作。

  大千人物画的风格及市场

  张大千最富于创造性的是其人物画。其画多以传统的人物画为根基,同时吸收现代美学思想,造型准确,形象生动。1929年张大千30岁赴敦煌临摹以前,所有仕女造型削肩清瘦,设色柔丽妍美,弱不禁风,有病态之美,画风学清代的改琦而又有自家特色。1941年42岁在三次赴甘肃敦煌临摹壁画之后其画风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大量吸取了唐人的笔意、造型和赋色的长处,并融于自己的创作之中。所画仕女圆润俊美,体态丰腴,设色浓丽,笔法严谨,衣裙图案精美,线条流畅,给人一种健康的美感。此外他还擅画佛像和白描人物。1957年他患目疾以后,他笔下工整细腻的人物画减少,写意的人物画大增。

  张大千的仕女画和高士画是张大千人物画最为常见的两类题材。这类作品在80年代开始出现在港台拍卖市场当中。1981年到1988年张大千仕女作品的落槌价格大都在5万港元以下,这个时间段成交价格较高的是1981年在香港港苏富比上拍的《龙女礼佛》落槌价为11万港元;1989年之后张大千仕女类作品价格有所上扬,作品的落槌价在10万港元之上的数量有所增多。1990年在香港佳士得成交的张大千1946年创作的《番女擎彪图》以125万港元成交,创出当时作品拍卖最高价。1992年9月在香港佳士得上拍的《美人屏风图》以70万港元的价格落槌。随着93年内地拍卖公司陆续成立之后,张大千的仕女作品也开始在国内拍卖市场中亮相,这个阶段张大千1940年代的仕女作品售价较高,北京翰海拍卖的《拈花仕女图》就曾经拍出过77万元的高价。普通的仕女作品价格在10万至20万元之间。2004年香港苏富比上拍的《摩登仕女》以655.8万港元成交,这件作品原为谛仙馆旧藏。多次著录与张大千作品画集。2009年以来随着张大千作品整体行情的抬升,他的仕女作品价格也有所上扬。精品价格涨到百万元以上,甚至出现了千万元成交的此类作品。2010年5月香港佳士得上拍的张大千1954年创作的《拈花仕女图》以1237.98万元成交,这是张大千此类作品拍卖最高价。

  张大千的高士图也是张大千人物画的一类作品。这类作品也是80年代最早是在港台拍卖市场上拍,但价格低于其仕女类作品,当时价格大都在5万港元之下。1980年11月在香港苏富比拍卖的《赏莲图》以14万港元成交,这1980年到1986年张大千此类作品拍卖最高价。1987年之后,张大千高士图作品价格虽有上涨,但绝大多数作品的落槌价格都在十万港元之上,1992年在香港佳士得成交的《春游》就以75万港元成交,是90年代张大千高士作品的最高价。90年代,内地拍卖市场张大千的高士图作品价格基本上保持在20万元。大千早期作品《松下高士图》在2004年广州嘉德拍卖的以330万元高价,这是张大千高士图作品拍卖最高价。2008年秋季拍卖中国嘉德推出了“逸云堂藏画”拍卖专场,该专场藏品来自台湾藏家蒋氏兄弟。这场拍卖成交额1265.6万元,该专场上拍的几件作品都是张大千的高士图。张大千此类高士图精品目前的市场价位在百万元层级,例如2009年在西泠印社拍卖公司以268.8万元成交的《梧桐高士图》和2011年在中国嘉德以253万元成交的《古木高士图》都是此类作品的市场高价。

  张大千还有一类人物画是临摹敦煌壁画人物造像的作品,这批作品不少进入公共收藏,因此流入市场的此类精品并不多见,但这类作品属于张大千极为精彩的吸收中国古代绘画精华作品之后的再创作,这类工笔人物作品堪称张大千人物画中最为精彩的题材。2005年在北京荣宝上拍的张大千1948年创作的《临敦煌莫高窟唐人观世音造像》就以176万元成交,2009年嘉德秋季拍卖会上拍的《临敦煌佛像》以336万元成交。最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9月在中国嘉德四季拍卖会上拍的张大千1935年创作的《天女散花》,这件作品描绘天衣飞扬的女仙,手持莲瓣,“散尽天花”的景象。所绘人物气象安详娴静,造型典雅,线条运用自如,转折之处则顿挫有力且富节奏感,整幅作品尽显唐人气度,正符大千自题“拟唐人壁画笔法”之意。当时的成交价236.5万元。2010年12月这件拍品出现在北京保利秋季拍卖会上,创出了7448万元的成交高价,足见此类精品受藏家的追捧程度。此外在2010年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上拍的张大千1941年创作的《飞仙》以2561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北京翰海2010年上拍的张大千1941年创作的《南无观世音菩萨》(立轴)以1926.4万元人民币成交。

  大千花鸟画的风格及市场

  张大千所绘花鸟、走兽,早年主要师法陈淳、徐渭、石涛和八大山人,题材多样。技法上勾勒、写意兼而有之。在行笔节奏和墨色处理上多添新意,并运用自如。他笔下之木本花卉的枝干柔中蕴刚,用墨华滋多变,敷色清嫩鲜活,意境闲逸。在花鸟画中,张大千最擅长画荷,也最见成就。大千画荷,工笔、写意具能,早年多水墨写意,胎息于八大、石涛、青藤、白阳。1943年,敦煌归来后,大千先生的荷花中便融入了壁画的金碧辉煌。此幅风裳翠盖,墨叶纷披,红花灼灼。用金线勾勒花瓣,赤金点缀花蕊,朱红重彩敷色,复以宋人笔法钩叶脉,高华富丽,风神独具。从目前所见传世作品看,大千先生这一路兼工带写、勾金重彩的荷花,基本是在从敦煌回来的一两年内创作,数量很少。在四十年代中后期,多见较为清丽淡雅的粉荷;五六十年代以后,则又是泼墨泼彩的一种面貌了。

  张大千的荷花创作很早就有被海外美术馆公共收藏的记录。1933年,张大千的作品参加在法国巴黎波蒙博物馆举行的“中国近代绘画展”,他的作品《荷》就被该馆收藏。1945年他完成了巨幅四屏《大荷花》创作,曾在四川展出。1949年张大千向毛泽东主席赠送了他绘制的《荷花图》。足见,张大千对这类作品的看重。1963年10月,张大千在美国纽约的希尔艾德勒画廊举办画展,在这次画展中张大千的巨幅作品六屏通景荷花被美国《读者文摘》杂志以14万美金的价格被收藏,创下当时国画售价的最高纪录。张大千60年代之后创作的泼墨荷花和40年代之后创作的重彩勾金荷花价位一直较高。在国内拍卖市场出现最早的张大千荷花作品是1994年在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出现的《荷花》立轴,当时的成交价为44万元。1995年在香港佳士得上拍的1973年创作的泼彩荷花以376万港元成交;1999年台湾著名收藏家林百里以829万港元的价格在香港佳士得购藏了张大千的《荷花》(四屏)。2002年在香港苏富比上拍了张大千1975年创作的《泼彩朱荷》(屏风),这件作品以2143.32万元人民币高价成交,是目前张大千画荷作品最高价。

  张大千其它类型的花鸟作品目前价位偏低,精品会接近百万元,一般作品价格10万至几十万元之间不等。目前最高价是在1933年创作的《山水花卉册页》,在西泠拍卖以4256万元成交。

  张大千艺术的公共和私人收藏

  张大千1949年以前的画作多半藏于大陆,包括他早年以及从敦煌面壁归后的中期力作。比如故宫博物院和四川博物馆以及四川内江张大千纪念馆等地。据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院专家杨丹霞介绍,北京故宫博物院共收藏30幅左右的张大千画作。

  1950年以后,张大千长期游居海外,所以他的画作有不少散归海外各公私收藏机构,法国、德国、英国、日本、巴西、阿根廷等国家和地区的公共收藏机构都有数量不等的张大千作品收藏。

  1976年,在结束了20多年的海外生活后,张大千到台湾定居,这一时期创作的精品尽归台北之公私收藏单位珍藏。台北历史博物馆目前大概收藏张大千大小精品之作140余件。对于张大千作品收藏较为的系统和数量较多的当属林百里。林百里在对于张大千精品的争夺上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在上世纪90年代曾三次刷新张大千作品成交纪录,分别是1992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中以748万港元拍得《青城山》(四屏),1994年在苏富比拍以816万港拍得《幽谷图》,1999年张大千《荷花》(通景四屏)被林百里在佳士得以829万港元收入囊中。突破亿元的《爱痕湖》也是他购藏的。他的画廊“广雅轩”收藏有上百幅张大千的画作。他所收藏的张大千画作数量仅次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在林百里的所有收藏中,张大千的画作占了总收藏金额的74%。此外,港台和海外还有不少张大千作品痴迷者。

  无论是公共收藏还是私人收藏,他们都是被张大千作品的魅力所折服,毫不夸张的说,张大千的作品的收藏群体遍布华人世界,对其作品产生收藏愿望的藏家人数只会越来越多,因此其作品市场行情也会越走越高。

温馨提示:欢迎参观点石成金网

致力于打造最专业的智慧平台

郑重提醒:点石成金网不会收取小费,并牢记域名,防止钓鱼网站

交易安全

点石成金网会代为托管资金,满意后付款

质量保证

众多行业资深策划专家加盟

身份保障

平台所有策划师均通过实名认证

资金支持

点石成金网融入大量的风投机构,保障点子实施